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07:46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,依法告知了被告人许爱莲享有的诉讼权利,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,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。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:被告人许爱莲利用担任通辽市科尔沁区红星镇党委副书记、镇长,通辽市科尔沁区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、政府常务副区长,通辽市体育局党组书记、局长,通辽市科左后旗旗委副书记、政府代旗长、政府旗长、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,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财物,为他人谋取利益,数额特别巨大;被告人许爱莲作为与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,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,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,收受请托人财物,数额巨大,依法应当以受贿罪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徐翔将宁波中百收入麾下的两年后,2016年4月12日,宁波中百收到中建四局邮寄的《关于敦促贵司承担担保责任的函》,要求宁波中百承担天津九策欠付工程款的连带清偿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业人士称,在徐翔入狱服刑、宁波中百实控人缺位期间,此次执行冻结资产可能将严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,或发生退市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实控人违规担保、中建四局的诡异追债和这次法院的突然执行,让宁波中百的5亿担保案顿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3月,宁波中百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。但2020年6月12日宁波中百的申请被法院驳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阅这起担保案,私自担保发生在徐翔入主宁波中百之前。2016年6月23日,宁波中百公告的证监会的一张行政处罚将此事的过程清晰还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纪监部门点评:许爱莲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群众纪律、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,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犯罪,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,性质严重,影响恶劣,应予严肃处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至2016年4月11日,龚东升违规出具《担保函》后未告知董事会及其他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相关担保事项。致使工大首创未及时披露该担保事项,导致后续的宁波中百2013年至2015年年度报告一直未披露该担保事项。这也意味着证监会确实认定这起担保案属于龚东升的私下担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内蒙古检察”微信公众号8月4日还发布了另一条消息:近日,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委原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武凤梅(副厅级)涉嫌受贿罪一案,经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交办,由赤峰市人民检察院向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查查信息显示,早年宁波中百在北京曾参股首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并持有33.33%的股份,这家注册资本为1500万的公司早在2014年11月就结束营业。